您当前位置: 政务信息 > 正文
“小微工程”治理的新平探索
[ 新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3-07   进入社区    来源:   点击: ]

农村要发展,工程建设少不了。近些年,我市各地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道路、公厕、挡墙、绿化、路灯、公益房等村级工程较多,但随之出现的预算过高、随意变更、监管不严等问题,也成为村民意见集中的领域。如何规范村级工程管理,从源头上堵住工程建设领域渎职犯罪行为的发生,堵住资金漏洞?新平县在平甸乡、漠沙镇走出了一条新路子,让“小微工程”切实运行在阳光下、规范在制度里、警示在问责中。

新平11

 国家投入农村的资金和项目越来越多,村民建设美丽家园的热情日益高涨。

1“小微工程”亟须“紧箍咒”

在新农村建设的大背景下,政府对农村的财政投入力度逐年加大,每年都有大量资金投入到村级道路、水利、公益房等工程中,这些单体工程金额不高但却数量众多的村级工程,存在着监督的空白点。

在《平甸乡工程建设管理暂行办法》中,记者看到,投资在10万元以下的工程可采取直接发包的方式进行;10万元以上至50万元以下的工程可采取邀请招投标方式进行。

“这个暂行办法我们实施了三年,但在实际操作中,存在着以下四个问题。”平甸乡纪委书记鲁云彬细细作了分析。一是施工队的选取人为因素过大,容易导致权力过度集中,投标单位由相关业务单位或村委会就决定了,往往集中在个别或者几个施工单位,不利于施工队之间的正当公平竞争,容易形成滋生腐败的温床。二是零星小额工程监管难度大,村委会利用村组集体资金在本村范围做的一些零星小额工程,履行相应的招投标手续不全,乡级监管难度也比较大。三是工程合同管理不严格。超工期、超概算问题突出,工程量的增减、设计变更随意性较大,验收结算时超支严重。四是工程预结算不细致。工程预算由相关中心站所来做,对实地情况掌握不够细致,造成预算不准确,与实际施工出入较大……

村组干部也颇有怨言,实地监督不到位,没有约束施工队的手段和办法,竣工结算时扯皮时有发生,部分领导干部插手干预工程项目……

漠沙镇是新平县典型的农业大镇,镇域经济相对落后,村组集体经济薄弱、公共基础设施相对滞后,群众对加快村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愿望非常迫切,村民自建项目热情高涨。“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村级自治组织建设工程政府引导缺位,各种乱象百出:合同签订不规范、资料不齐全、发包工程随意性大、部分工程存在人情发包、工程质量监管不严、建筑设计不科学规范、资金使用存在漏洞、部分工程质量等级偏低……”漠沙镇农村经济管理服务中心主任陈勇深有感触地说。

“加强村级工程监管,不仅事关农村发展稳定,更事关基层基础。目前,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招投标过程中乱象丛生,主要有顶层设计上的体制机制缺陷、调查取证困难、专业人员短缺等多方面原因,急需在实践中予以破解。”针对基层干部反映的当前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中存在的突出问题,2016年3月,新平县纪委把平甸乡、漠沙镇列为试点,针对乡村级探索“小微工程”治理的方式方法,规范基层干部廉洁用权行为,严防“小微权力”腐败。

新平2

漠沙镇曼勒社区大曼妹小组的公益房建设,按照《漠沙镇农村小型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村民自建项目管理暂行办法》来实施,最大限度发挥了广大村民的主动性,实现由政府主导向村民自选、自建、自管、自用转变。

2将“公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你看,在公示单上面,是个什么项目,工程投资多少钱、建设单位是哪家、做好后是什么情况等,一项项都要清清楚楚地向群众说明。”在新平县平甸乡宁河村朵舍宗小组,走到正在建设的民族特色村寨建设项目点上,宁河村党总支书记龚家龙告诉记者,“村委会在进行工程建设时,首先要在本村组对工程项目名称、工程投资概(预)算、效益评估等情况向群众进行预告,预告期三天,预告结束后,按相关程序向乡上报批。今年村里的新农村一事一议项目——民族文化广场投资40万元,就是按照《平甸乡工程建设管理暂行办法》来执行的。”这个位于半坡上的彝族小组,房屋依地势而建,全村正在施工的还有“千村整治”工程和省级民族特色村寨建设。

接受群众监督是让“小微工程”晒在阳光下最好的办法,通过“乡纪委+乡工程办+村工程质量监督小组”的监督体系,全程重点监督议事程序、招投标程序、项目台账、工程项目管理人员、工程变更情况、现场监管、工程质量验收等14个环节,全方位盯死看牢工程项目建设质量关卡。

针对乡村级工程项目建设周期长,监管存在漏洞的问题,平甸乡从群众最关心的问题入手,从工程项目审批管理、招投标管理、设计图纸和拦标控制价的编制、施工管理、施工现场管理、工程验收与决算管理、工程拨款、监督检查、违规处理办法、组织领导等10个方面进一步规范整个工程建设的操作程序,修改完善《平甸乡工程建设管理暂行办法》,并梳理出统一规范、具有指导性的流程图,让村组干部手中的“小微权力”首次有了明确的边界和操作规范。

为解决招投标程序把关不严的问题,平甸乡从制度设计上进行规范,首先明确招投标对象,对邀标对象进行了细化:投资计划在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工程项目,由有资质的设计单位和中介进行设计和编制,乡级邀请招投标;投资在10万元以下的工程项目,可按直接发包的方式进行,工程建设管理办公室根据村上报的工程项目申请,安排工程项目主管单位进行规划设计和投资概算并组织实施;投资5万元以下的零星工程招投标,由村委会按照乡工程管理办下发的招投标流程自行组织实施,并报乡工程管理办备案,乡工程管理办对村委会整个招投标程序进行监督指导。

2016年9月13日上午10点,平甸乡磨皮村泥黑达小组美丽村庄建设项目进入工程招投标预备会程序,在乡工程管理办所有人员、建设主体方、村级建设方、乡纪委的共同见证下,磨皮村党总支书记从“施工合作单位库”中抽取了3家施工单位。整个程序走下来,各竞标方心服口服。

“‘施工合作单位库’是平甸乡‘小微工程’管理的亮点和特色,乡工程管理办在考评施工单位资质、施工人员、设备情况及近三年来的施工业绩后,选取了35家单位入库。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施工单位,群众更加信得过,领导定不了,老板送礼、打招呼也行不通,‘公权力’关进了制度的‘笼子’。”平甸乡党委副书记罗开宇说。

据介绍,“小微工程”管理没有规范之前,超工期、超概算问题较为突出,黑名单制度的建立,有效解决了合同管理不严、超工期、超概算问题。如果有工程质量问题、隐蔽工程验收不合格、拖延工程进度等问题,施工单位就被拉入黑名单,取消当年库内资格,一年内不接受入库,两年内不接受入库报名。

2016年,平甸乡50万元以下的工程项目68件,严格按照暂行办法规定的操作程序执行,涉及金额1070万余元,受益群众2410户7224人。

2016年5月,漠沙镇在农村小型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中推行村民自建方式。“去年全镇开工建设村组公益事业项目50余个,受益农户万余人。通过推行农村小型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村民自建项目管理办法,加强了项目审批监管,规避了建设不科学、决策不规范、施工不标准、质量不合格、安全责任不清晰等现象,避免了村组干部滥用职权、乱作为、贪污受贿、工程微腐败等违规违纪现象,营造了干净干事的环境。”陈勇说。

新平3

平甸乡宁河村朵舍宗小组正在建设的民族特色村寨建设项目,按照《平甸乡工程建设管理暂行办法》走完程序后,交由村组监督实施。

3让“小微权力”晒在阳光下

“‘小微工程’规范运行后,村、监委会办事好操作多了,给村干部做了最坚强的后盾,解答了群众疑问,让百姓满意,还干部清白,极大地保护了干部。”龚家龙高兴地说。

平甸乡规划建设与环境保护中心主任马忠表示,随着城乡统筹和新农村建设的全面推进,村级建设工程项目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农村党员群众对村级工程建设项目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自从“小微工程”规范化管理后,让村级工程建设晒在阳光下,保障了村民的参与权、决策权、知情权和监督权,打造了群众满意的“阳光工程”。

基层“小微工程”直接面向人民群众,事情繁琐细致,看似鸡毛蒜皮,但也存在大量的寻租和腐败机会。翻看案件卷宗,我们不难看到,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国家投入农村的资金和项目越来越多,如果监管不到位,极易成为诱发腐败的源头。2013年9月,新平县纪委查处原戛洒镇南蚌社区小槟榔园小组组长李某某非法侵吞工程项目资金案件;同年10月,查处了曾任新化乡大寨村委会党总支副书记的李某贪污新农村建设资金和侵占集体资金案件。2015年10月,查处了古城街道古城社区居民委员会主任、小啊秀居民小组组长陈某某负责县城南区综合农贸市场工程建设时,在购买私人住房过程中,接受建设方项目经理李某某通过银行转账为其支付购房款30万元的违纪案件……

“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快速推进的今天,村组干部的‘领头羊’作用更加重要。绝大多数村组干部扎根基层,认真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带领农民群众共建美好家园,但少数村组干部违纪案例也应引起人们的警惕与关注。乡村级‘小微工程’,之前刚性的约束不够,在监督管理上存在空白点,平甸乡和漠沙镇对‘小微工程’的治理和监管,是动真格之举。”新平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金家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年,新平县纪委聚焦“小微权力”腐败问题,重点查处集体“三资”管理、土地征用等领域强占掠夺、贪污挪用等严重问题,紧盯基层干部“小微权力”运行,查处了“小微权力”腐败问题16件16人。

据市纪委案件监督管理室主任矣向林介绍,全市反腐向基层延伸,着力消除乡镇办案的空白点。2016年,乡镇纪委立案审查150件,占全市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总数的47%,与2015年的84件相比,上升78.6%;乡镇纪委审查涉法问题122个,处分150人,占全市纪检监察机关处分总人数的45.5%。

“规范乡村级“小微工程”管理,其实是将‘小微权力’关进“笼子”,将基层‘小微权力’置于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这有利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建设,促进基层治理创新,也必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基层腐败,增强基层拒腐防变的能力。”金家辉说。(玉溪日报记者 陆合春 文/图)

链接

新平县平甸乡“小微工程”规范化管理流程

首先要有项目资金批复计划(文件)或资金来源说明,村组向乡工程管理办审报工程建设,审报成功后进行工程建设预告,报乡工程管理办审批。将50万元以下工程进一步细化分类,明确实施主体、设计、预算、管理及具体操作程序。

投资5万元以下的工程,由村级组织实施,由村级设计和预算,乡业务主管部门审核,村级预备会议通过后,进行招投标并签订施工合同,进入施工现场管理。工程完工后,村级组织验收,乡业务主管部门审核工程决算情况。最后对工程建设情况进行公示。

投资10万元以下的工程,由乡级直接发包,乡业务主管部门设计和预算,乡级预备会议通过后,与施工方签订合同,进入现场施工管理。工程完工后,乡业务主管部门组织验收,乡工程管理办对工程价款进行决算。最后对工程建设情况进行公示。

投资10万元至50万元的工程,由乡级邀请招投标,中介服务机构进行设计和预算,乡级预备会议通过后,进行招投标并签订施工合同,进入施工现场管理。工程完工后,乡业务主管部门组织验收,中介服务机构对工程价款进行决算。最后对工程建设情况进行公示。

投资50万元以上的工程,按县级管理规定办理。所有工程项目由乡工程管理办进行归档和备案。

短评:为基层干部营造干事环境

□  无逸

新平县对乡村级“小微工程”的治理,在平甸乡形成了一套制度体系,制度具有刚性,对利益的各方具有制约作用,有效避免了一些基层组织乱作为和乱指挥现象,为基层干部营造了风清气正的干事环境。

村级工程一般总价小,一般施工企业因地域偏远管理不便,且人生地不熟,大多不愿参与竞标。因此,村级工程更多地由本村人员施工,但受施工资质限制,工程质量难以保证;另一方面,一些急难险小工程,村组干部说了算,没有规范的程序,而这些资金的使用,村民向来比较关注,由于缺少完善的监管机制及透明公开的程序,在资金的落实上容易产生信任危机。乡村级工程,利益虽小,但背后的原则问题却不小。

管理制度的不健全,常常成为腐败滋生的土壤。在“小微工程”管理中,具有决定工程施工方权力的管理人员成为了工程老板“围猎”的对象,老板为了得到工程施工权和在施工中获得更大利益,经常送礼、请吃,努力与手握权力的人建立密切关系。而在目前的村级基层组织中,权力过于集中,在个别地方,民主集中制难以落实,村“两委”班子成员监督“一把手”难以有实效。新平县让“小微工程”切实运行在阳光下的探索,提供了一个“小微工程”管理和规范的样本。

刚性的制度,让“小微工程”有了规范的操作流程。平甸乡和漠沙镇的做法,体现出基层政府的改革热情和首创智慧。这些治理举措将基层“小微权力”关进了制度的“笼子”,置于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进一步规范了村级自治组织工程建设领域,提高了农村“三资”管理水平;加强了农村工程建设领域建设的科学性、系统性、前瞻性、合理性,最大限度发挥了村组资金使用效益;防止了村组干部在建设工程领域的腐败行为,为村组干部干事营造了良好的制度环境;加强了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促进了行业规范运行,为农村干部廉洁行政提供了管理平台。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