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化 >> 民族文化
龚纯儒和曼干河畔的翔凤书院
[ 新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3-0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翔凤书院遗址

眺望天空的神兽

龙风呈祥的浮雕

一百多年前,在外做官多年的贡生龚纯儒看透满清政府的腐败,毅然辞官,回到哀牢山的曼干河畔,办起了翔凤书院。他传播知识、培养人才、开启民智,让翔凤书院成为新平县一所较大的书院。

初春时节,记者追随龚纯儒当年的足迹,来到新平县新化乡曼干河畔的翔凤书院遗址。虽然书院已倒,碑碣已残,但是从那些精美的石刻、林立的墙壁以及当地老人的追述中,可以想见百年前翔凤书院的辉煌。坐在院中的梅子树下,风从曼干河上吹来,仿佛能听到当年学子匆匆而过的跫音与朗朗入耳的读书声。

龚氏先人奉命到新化曼干任职后定居曼干

据《新平县志》及零星碑碣记载,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龚氏先祖龚子和随傅友德的大军入滇,“因宦云南留住”。万历十九年(公元1591年),龚子和的后代龚尚信、龚尚智和龚尚仁,随钦命挂印副总兵邓子龙将军由昆阳铁索营进入新化州的平甸,平定了普应春之乱。龚尚信留守新设的新平县白改营,到崇祯初年担任白改营千总。龚尚智、龚尚仁则定居小河边村。

崇祯四年(1631年),阿迷(开远)普明声聚众暴乱,新平部分彝酋响应,里应外合,于崇祯五年攻陷新化州城。崇祯六年,攻陷新平县城。龚尚信不幸落入普明声的乱军之手,他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拒绝交出政权的象征“札付”(即公文),受尽酷刑,慷慨赴义(详见《新平县志·忠烈传》)。其墓茔在新平县城东大坝山下段,有碑有志有华表,可惜都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了康熙年间,其后代龚仔圣、龚仪圣奉命到新化曼干任职,从此定居曼干。至乾隆中期,久居小河边村的龚起龙也移居新化。

龚纯儒和翔凤书院

龚纯儒,新化曼干人,字励甫,清咸丰九年(1859年)岁贡,学多识广,善于诗文,曾任富民、宁洱县学正。辞官回乡后于光绪十八年(1892年)动员乡民集资,在新化曼干大庙建立起新平县第三所较大的书院——翔凤书院,教育培养人才的成绩显著,还著有《先蒙养正》一书。据退休回乡的龚氏后人龚家祥考证,翔凤书院即现今白达莫小学的前身,1892年在曼干关圣宫建立。自从有了翔凤书院,远近的一些村子也先后办起私塾。

如今,在曼干一带,流传着一个关于龚纯儒创办翔凤书院的传说:100多年前的一天夜晚,他回归家乡途经曼干河时,遇到一伙强盗杀人越货。他匆忙丢下东西隐藏到曼干河畔的灌木丛中,又顺着树木丛生的山坡爬上了山梁,闪身进了曼干大庙。无望之中,他对着大庙里的神像在心里发下宏愿,如果此生能躲过此劫,他将在此地建立一个书院,让这里的孩子们能读上书。不久,风声渐息,强盗走远。后来,他果然辞官回到曼干,创立了翔凤书院。在偏远的哀牢山里,在小小的曼干河畔,翔凤书院拔地而起。他但愿所有来读书的孩子,正如书院的名字,不仅是凤,而且是飞得高远的凤。

往事如歌,未来如诗

翔凤书院坐落在曼干河畔左边隆起的一个平整的山冈上,从河畔爬上山冈需要一二十分钟的时间。书院周围种有青翠而修长的龙竹,院中有一棵小桶粗的梅子树。站在书院遗址,可以眺望曼干河两岸远近的风景。

近些年来,曼干河逐渐干涸,河水不响,风声凝固,那些合抱粗的柱脚石散落在青草丛中,上有凸起的花纹,却被人为铲去。耸立的墙壁上有彩绘图案,但风雨剥落,难以看清。墙壁下的石板上有人用红泥巴塑了三尊神像,神像前的竹筒里有人来敬过水、烧过香。神像左边的石头上有一只抬头望天的小石狮子,那大而有神的眼睛,多像渴望读书的孩子的眼神。另一堵墙的基石上有一组难得一见的浮雕,浮雕两旁是两位站在云端的文官,像是文曲星;中间是龙凤呈祥,翻滚腾行,线条流畅、动感十足,富有象征意蕴,可谓是翔凤书院的核心所在。

地上有几块残碑,隐约能读出几行字,却难以成文。幸好有一块长碑,断为两截,上半截不知抬到什么地方去了,从下半截的文字来看,应该是翔凤书院的碑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食王水土者,应报王恩,曼干一乡,山多田稀□□□……嘉庆十七年合乡耆睹黎庶之艰苦□□□……银两成田,生息以为,一乡公费,庶几上不废王法,国典下□□□……聊为一乡之小补云尔,是为序。包汝文谨序。”

石刻不仅具有较高的文化、艺术、社会价值,更重要的是每一块石刻都记载了一件独特的历史事件,都蕴含着新化先民的智慧与追求。敬于心,笃于行。翔凤书院的石刻融书法、雕刻、绘画、篆印等艺术形式于一体,是古州文化文辞美与工艺美的集合,是新化古人语言、书法绘画、雕刻艺术的三度审美,具有较高的文化、艺术、社会和历史价值,蕴含着他们敬德、重孝、慕才的美好心灵,表达了他们向往、追求美好生活的意愿,让来者仿佛看到、感受到了他们的德行人品、学风家教。

下山的时候,同行的龚家祥动情地说:“往事如歌,未来如诗。125年前,龚纯儒回归乡里,于此躬耕不辍,诲人不倦。可以说,他是苦中求乐、乐中求实、实中求新。晨曦微露,书声盈耳;星月交辉,温故知新。虽然书院已为陈迹,但是他在大山深处开创书院,承前启后,定能激励来者。”(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