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化 >> 民族文化
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新化书院
[ 新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2-2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立于新化城隍庙遗址前的《新化书院香火田碑记》

饶世有的进士匾

新化狮子大门

明朝时建立过州府的新平县新化乡,曾经有过城隍庙、关圣庙、观音庙、三元宫、文庙等十几座寺观。可是,记者从小在新化长大,从来没有听说过新化有什么书院。工作后,也从来没有在地方史料和碑记中读到过有关新化书院的文字。

新化,古名他郎。元至元十三年(公元1276年),首置马龙他郎甸司,隶属元江路。明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更名马龙他郎甸长官司,直隶云南布政司,明弘治八年(公元1495年)升为直隶新化州。

今年开春记者回乡,遇到了从新平民宗局退休回乡的龚家祥,他高兴地说:“新化以前建过州,应该有过书院,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就是没有找到。去年,我重新去看立于城隍庙遗址前的石碑,才从模糊的文字中读到‘新化书院’四个字,兴奋万分。慢慢读下去,方知这块石碑就是记载新化书院田产的碑记。另外,在新化乡的曼干还有一个书院——翔凤书院。”

城隍庙与书院的香火田之争

当天,记者和龚家祥来到新化城隍庙遗址前的石碑下,一一辨认,读懂了立于乾隆四十八年的《新化书院香火田碑记》。碑记全文如下:

“署元江直隶州新平县正堂加二级纪录四次庞为恳请给照勒石,以求香火事。本年二月初三日,据新化绅士庶民等禀前事,禀称情缘,新化原系古州,城西二里有泥戛,是公山一段。东南自响水河岔箐,上由杉松箐岒至沙帽山顶,西北至食水源头,三龙箐下底响水岔箐,因关碍食水,古未垦田。州治时,衙内水火夫种荞麦租供隍祠香火。州裁后,役户输流遍种,仍供香火不易,兹建设书院于城内。

“绅士公呈变价以资膏火,因地原供神祀,又碍食水乡众为此,勉力捐募价银一百两,入书院作功德。其地租永作隍祠香资,今如数凑办,呈缴合行,请领执照,恳祈仁明给照。隍祠勒石,以垂久远,德泽不朽矣。情据此合行给照,笃此照给新化绅士庶民等遵照郎将,前开四至勒石于此。

“城隍祠内所有每年地租谷石,永作香火,毋得欺隐、侵蚀,亦不得越界争占,至于查究须至遵照者,合乡公议此地变价□照分银不共,费银一百四十两,应宜安尖租十石,因地租难足□,恳此须以作庙田。但此田可雷鸣,栽插不容放三龙箐水,并不容私买私卖□□□,不得复言。二价倘有抗傲,绅士协同乡约禀官惩处,谨戒。

“乾隆二十九年正月合乡捐功德银十八两买获饶世熙田一段,随粮一升,坐落旧寺东至方宅田南至黄宅,田西北至吴方二姓田□□□,庙供香火。古遗三元宫田一段,坐落宫左下岔箐,上至古瓦窑;古遗水利田坐落模果甸中沟,火绳树下;古遗隍祠田坐落模果甸三沟下□□□。

“乾隆四十八年五月二十八日,饶文琳、饶世有、郑倗、龚起龙,普世达、何朝乡……立。”

从碑记可以看出,新化州城原有一座书院。因为新化地处险峻的大山之上,州城后山虽有少许荒地,但大多属于古州野林的水源地,自古以来立有乡规民约,村民不得自行砍伐耕种。那些少有的荒地,由州府衙门的水夫和火夫在闲时种植荞子和麦子,以作为城隍庙的香火。康熙年间裁州后,州府不存在了,便有人随意耕种,乃至于香火供给不易。此时,新化乡绅提出建立新化书院,并“捐募价银一百两,入书院作功德”。碑记有乡规民约的法律性质。同时规定,原城隍庙的香火田地、粮食谷石,任何人不得侵占,“倘有抗傲,绅士协同乡约禀官惩处,谨戒”。至此,书院与城隍庙的香火田之争才尘埃落定。

龚家祥抚摸着石碑说:“此碑数百年来立于城隍庙内,后来因为‘破四旧’,被人为推倒。好在有人建议抬到村里狮子门内的小水井处做洗衣石,此碑才得以保留下来。”

从新化书院走出的当地名士

从新化回来后,记者又翻阅了几个版本的《新平县志》。自乾隆四十八年建立新化书院后,古州新化还出过以下几位名士:郑为尹,嘉庆十九年岁贡;郑为宣,郑伟之子,嘉庆二十三年岁贡;郑德彬,光绪丙子科进士;龚铎,嘉庆十一年岁贡;龚儒纯,咸丰九年岁贡;龚德益,光绪十四年岁贡;饶文琯,乾隆四十九年岁贡;饶世有,乾隆五十一年岁贡;舒珻,嘉庆元年恩贡;赵泽远,嘉庆二十三年举人,历任云南省邓川县学正,贵州省仁怀县、毕节县知县,遵义府、石阡府、归化府知府……

龚铎,字元音,嘉庆十一年岁贡,“清例授修职郎”。他是新化州龚氏家族中第一个以文人身份进入地方史的人士,生前写下数块碑记,为后人留存了珍贵的文化遗产,成为后人了解龚氏一族历经数百年风雨而长盛不衰的“历史密码”。在其族兄龚尔俸的墓志中,龚铎写下了一首五言诗,诗曰:“为人诚与朴,事则戎兼耕。既殚军中力,复伸陇畔情。愿存家国治,意在子孙成。题罢观青冢,沾巾泪欲盈。”

龚儒纯,字励甫,咸丰九年岁贡,学多识广,善于诗文,曾任富民、宁洱县学正。回乡后于光绪十八年动员乡民集资,在新化曼干大庙建立起新平县第三所书院——翔凤书院,培养教育人才的成绩显著,还著有《先蒙养正》一书。

“叔侄乡举”的饶文琯与饶世有

据《新平县志》记载:“饶文琯,清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岁贡,并勒名于文祖会碑上”,其“学问渊雅,人品端方,著述甚丰”……马太元先生续修的《新平县志》记载他“撰写《修武庙碑记》”(武庙即现在的新平城南花山大庙,近年建成花山公园),并把碑记原文收录在县志中。家谱中记述他:“生于雍正壬子年六月初十日,卒于嘉庆丙寅年八月十三日已时。”“为人忠厚,幼年家贫,随父出门劳作以养生、养家,不辞劳苦。稍闲即读书,挑柴、挑担、行路亦常带书读。”学成后取得“儒学副堂”资格,移居“新平下新寨苦心教读,弟子……皆得成名。乡人念其恩德,立牌位于新平城南花山大庙(关圣庙)内以祀之。牌位铭记曰:‘云南直隶新平县岁贡方正饶公讳文琯大人之神位’”。

据代代相传的《新化饶世家谱》记载,文琯于嘉庆元年正月元日,给后代写下了宝贵的遗训:“尔小子为人,孝弟事实心为之,不要外貌欺假。头一要读书,读书要落实,读明白方可入学。争得气,做得人,人才不忍欺。更要虚心谦下,切莫自大,乱说话得罪人。早晚于当做的,勤而又勤;于所费的,俭而又俭。朴实忠厚,切莫浮华乱费。庶可保尔之生矣。至嘱至嘱。更要谨戒赌钱。”文琯有文传世,详见《民国新平县志》。

《新平县志》记载:“饶世有,清乾隆五十一年(公元1786年)岁贡。”家谱中除有与志书一致的记载外,还有乾隆年间云贵总督和云南巡抚共同赠予的进士匾。进士匾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失而复得,保存至今,“进士”两个红漆大字,以及记录主考官、赐匾官姓名的字迹至今依旧清晰鲜明,现悬挂在新平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新化狮子大门”顶部。新化人刻“流芳百世”一块石碑,立于城隍庙中,尚有碑石残留下来,长期平摆在城隍庙院子里,因人为损坏,碑文字迹除“流芳百世”、“饶世有……”等极少数文字外,其他字迹都看不清楚了。据考查,文琯及世有叔侄二人,取得功名后并没有外出做官,而是回乡教书育人,为地方培养了一批青年才俊。

如今,面对遗址,缅怀过往,拂去石碑上的尘埃,走进时空的隧道,还可以体味到新化五百多年来的历史积淀。敬于心、笃于行,每一块石刻碑记无不铭刻着一件独特的历史事件,无不蕴含着新化先民的智慧与追求……(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