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民俗文化 > 正文
新平傣族首领刀成义与李文学起义
[ 新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7-2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新平22

弥渡县牛街乡密滴村李文学纪念馆

 

新平11

 李文学纪念馆前点将台上的李文学骑马塑像。

小时候听大人们讲起哀牢山的传说故事,说一百多年前曾经有白旗军来过哀牢山。那时感到十分惊奇,世界上竟然还有一支打着白旗的军队?后来长大,方知白旗军即是李文学起义的军队。

自去年十二月以来,记者有幸参加“行走红河谷”采访活动。从戛洒江畔的速都村到红河上游的李文学纪念馆及其就义地,追寻了起义军战斗过的部分历史遗迹,拜读了参加过起义军的夏正寅先生写下的《哀牢夷雄列传》,重温了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从而理清了李文学起义与刀成义加入义军及哀牢山的关系。

彝家兵马大元帅李文学

李文学,弥渡县瓦卢村人,其父字阿成,拉罗摆夷(彝族)人,祖籍小里自么村人,后迁舍苴地村,后又入瓦卢村,为潘氏庄主佃户。其母张氏,罗罗濮夷(彝族)人,世居弥渡瓦卢村,南诏先王三十九代遗裔。

一八二六年九月,瓦卢村张氏在借粮的路上,生下了李文学。李文学自八岁时给富人家做帮工,一干就是十几年。其间,他放过马,种过地,烧过炭,做过马锅头,历经艰辛,受尽耻辱。他生性侠义心肠,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贫苦百姓中享有很高的声望。

一八五五年,李文学之父在上山打猎时被猛兽所伤,不治身亡。其母痛不欲生,服毒欲自杀,恰巧被深入哀牢山区“促夷起义,应援天国”的王泰阶、李学东所救。李文学因之结识两位太平军战士。次年,李文学在王泰阶、李学东的协助下,在瓦卢村后山天生营聚众五千余人,誓师起义。接着,起义军占领密滴村后,没收庄主李丕的房子作为帅府。

之后,李文学的好友杞彩顺率两千多名起义军参加了李文学的队伍,李文学的队伍迅速壮大,人数达一万多人。此后,起义军取得红岩大捷,李文学前往大理会见杜文秀。杜文秀出城五里相迎。当时,力量较强的杜文秀以“总统兵马大元帅”的资格,加封李文学为“大司潘”镇守蒙乐、哀牢、南诏山区。

李文学起义军不断取得胜利,将领们经过热烈的讨论,共同推举李文学为彝家兵马大元帅。李文学任命王泰阶为参军,杞绍兴、刘炳贤为副参军,李学东为上将军。在起义军控制的军事要地,暂设右、左、南三个督府,徐东位为右都督,字安东为副将军,杞绍兴为左都督,字阿乌为副将军,杞彩顺为南都督,杞彩云为副将军。

傣族头人刀成义率众加入义军

李文学命令驻守在(石咢)嘉的杞彩顺率部继续向南进攻。部队打到嘎色(即今戛洒)平坝,受到清军将领尉迟品玉率三千精兵的顽强阻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对阵,起义军猛冲猛打,一举攻占了嘎色。此时,在嘎色附近的帽儿山,有傣族头人刀成义为首的一支一千多人武装,累次袭击起义军的后路,给起义军大举南下造成重大阻碍。杞彩顺把这支武装分割包围在大小帽儿山(今为帽耳山),他贯彻李文学的“动员投诚,不杀傣家一兵一卒”指示,多次劝降。两个月过去,刀成义仍不投降,杞彩顺只得发动进攻。他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不幸为流弹击中,掉到山岩下,英勇就义。将士们悲痛异常,义愤填膺。全面攻占了帽儿山,生擒了刀成义。

刀成义被五花大绑解往密滴,请李文学发落。李文学认为,刀成义如能投降,对巩固根据地大有好处。于是,李文学委派杞绍兴等人到八十多里外迎接,杞绍兴亲自为刀成义松绑,向刀成义转达了李文学的诚意。刀成义感动地说:“刀某早该归附大帅,竟敢抗拒,罪该万死,今蒙大帅赦免,感激不尽,愿充当小卒,为大帅效命。”李文学会见刀成义,大宴三天。加封刀成义为靖南大都督,仍镇守嘎色。

一八五九年,刀成义迅速组织了数千傣民参加了起义军,他按李文学的指示,由嘎色沿元江而下,迅速占领了磨沙、惠笼甸等地。十一月,进攻因远。因远守将杨承熹拼命抵抗,刀成义久攻不下,王泰阶闻迅急速增援,两军夹击攻下因远,活捉了杨承熹。在王泰阶的劝说下,杨承熹诚恳地说:“愿随李帅共谋大业,供驱使。”李文学加封杨承熹为杨明大都督,镇守因远。从此,哀牢山下段一部分地区已在李文学起义军的控制之下。

李文学起义军控制的区域北起南涧、公郎,东北达镇南的马街、新平的嘎色,南边抵元江、因远、墨江、通关哨,西边直抵蒙乐山的镇源等广大地区,包括了现在的南涧、新平、元江、墨江等十几个县全部或大部地区。

李文学之死

正当李文学起义不断取得胜利的时候,全国各地的起义形势却出现了逆转。一八六四年太平天国天京陷落,捻军也归于失败,杜文秀退守大理。清军得以缓过气来,加大了对李文学起义的清剿力度。一八七○年,清军再次调集两万人马,由游击孙世恒、守备李应元统率,攻打通关哨,王泰阶、普顺义、字阿乌等重要将领壮烈牺牲。王泰阶是李文学起义的重要领导人和决策者,它的牺牲,给李文学起义带来了重大的损失。不久,杞彩云叛变,刀成义牺牲,(石咢)嘉、嘎色尽失。

一八七二年,大理告急,李文学亲率三千人马急驰救援。李文学队伍来到南涧以北时,突然遭到清军重兵袭击,李文学队伍损失惨重,只得撤往南涧。此时,南涧已失守,李文学只得率领亲随往南涧旁边的山洞暂避。深夜,当将士们纷纷入睡,李文学的侄子李明学趁李文学熟睡时,将他捆缚起来,献给了清军。李文学被押解到巍山,敌人威逼利诱,李文学始终没有屈服。一八七四年,清军把李文学押往南涧乌龟山,一刀刀割他的肉,并往伤口上撒盐。李文学就这样被活活折磨而死,享年四十八岁。李文学牺牲不久,哀牢山起义也宣告失败。

李文学死后,夏正寅曾赋诗文:

十八载励刀秣马,当世英雄,志在灭清兴汉,完整山河成一统;

千百户馨香俎豆,哀牢儿女,莫不痛心疾首,口碑青史颂达人。

刀成义之死

《新平县志》记载:“咸丰九年,李文学进入哀牢山,各族响应。”如今,在新平的大帽耳山、老尖山、营盘山都留有起义军战斗过的遗迹。起义军凭借哀牢山天险及当地各民族势力,与清军殊死作战。新平参加李文学起义的是有名的傣族首领刀成义。

刀成义是戛洒速都人,为当地土司,其队伍多则上万人,少则七八千人。在作战中,刀成义曾被者竜尉迟世家带领的迟家军俘虏,但是因为两家世代有交情,不忍加害,劝告后就释放了。后来,刀成义率众再次加入李文学的起义队伍,刀成义被李文学封为南靖大都督。到李文学彻底兵败时,刀成义受招安,迟家军首领尉迟品玉请他去赴宴,席间被捕,结果惨遭杀害。

关于南靖大都督,据密滴李平阶说:“李文学图向思茅、普洱边区发展,该地区多傣族,拟以刀成义的傣族部队为前导,轻为便利;而刀成义当时所辖戛洒、磨沙、惠笼甸地区以及思普边区,皆在李文学帅府所在地密滴之南,故加封刀成义为南靖大都督,寓有平定南方之义。”(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